您的位置 : 心悦小说网 > 聊斋说书人 > 第95章 心入匣

第95章 心入匣

书名:聊斋说书人 作者:没毛的橘子 类别:悬疑小说

青衣道人见自己被拉入了一个诡异的地方,一个翻身站了起来。

“你们是谁?”

青衣道人环顾了四周,这里似乎是一家客栈。

前台一个书生在记录着东西,还有一个小二在擦着桌子,另外一个红衣女子离他最近,正站在斋图旁边。

红衣女子直起身来看向青衣道人,又看了看在地上不成人样的斋图。

“你想杀他?”红衣女子问道。

青衣道人警惕的看着红衣女子,如同斋图一样,他也看不出红衣女子的深浅。

“不错。”

红衣女子听到青衣道人的话,对店小二吩咐道:“萝卜头,把匣子拿来。”

萝卜头将手上的抹布往肩膀上一甩,小步跑向楼上拿下来一个黝黑的木匣,恭恭敬敬的端着,站在红衣女子一旁。

红衣女子慈祥的看向浑身血肉模糊的斋图说道:“你既然如此痛苦,我就勉为其难收了你的王八心吧。不过,你还欠我一个人心哦。”

说着,红衣女子嘴角微笑,将手伸向斋图心脏的位置,手掌凌空虚握。

噗呲一声,斋图的心口瞬间破了个大洞。

血淋淋的心脏从心口飞出,还在一跳一跳的。

斋图眼睛瞪得跟球一样,双目无神的失去生机,躺在地上。

心脏飞入黝黑木匣中,萝卜头小心的合上盖子。

红衣女子对青衣道人说:“我已经帮你杀了,该你付报酬了。”

青衣道人冷哼了一声:“他明明是不死身,你剜了他的心有什么用,待会他又会长出来一个。”

“在我这里,可不能赖账哦。”

红衣女子笑了笑,单指一钩。

青衣道人感觉全身被束缚住,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扼住了自己的神魂。

他的后背立刻凸起,露出了巨大的蜈蚣头。

一颗妖丹从蜈蚣嘴里吐出,飞到红衣女子手里。

青衣道人吐完妖丹,这才重新获得身体的控制权,十分惊恐的看着红衣女子。

红衣女子取完妖丹,轻声道:“钱货两清,公子无事的话,就请离去吧。”

青衣道人有些犹豫,他指了指斋图的尸体道:“既然是交易,那么这个尸体也应该归我吧。”

红衣女子的手指随意摆了摆,“公子喜欢,就请拿去。”

青衣道人的占用的皮囊后背再度打开,蜈蚣头再次钻出,速度极快的将斋图的尸体吞入腹中,然后缩回。

“告辞!”

青衣道人做完这一切,立刻朝门口走去。

等出了客栈,他发现自己仍然在牢房里。

“怎么最近遇到的全是怪人……”

青衣道人的心情这时才平复下来,面对红衣女子的那种无力感,他再也不想体会第二次。

皮囊再度打开,蜈蚣头从后背伸出,然后将斋图的尸体吐了出来。

只见尸体已经被酸液腐蚀的七七八八,宛如一坨烂肉。

大蜈蚣一卷就变成了青衣道人的模样,而那具书生皮囊就瘫倒在地。

“我看你还怎么复活。”

青衣道人守了一会,发现这坨肉毫无动静,这让他很迷惑。

“费尽心思把我带入那诡秘的店铺,反而被店主杀了?”

“那个店主也非常人,恐怕不在大罗金仙之下。原本以为你是我的回天界的契机,没想到你死的这么容易。”

“罢了,还好有三颗妖丹续着。等我换到无垢躯,便可重回仙道。”

青衣道人又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,拂袖而去。

……

金华县郊外。

燕赤霞的铁剑将金华县令扎成了刺猬,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众人惊愕的看着他,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刚刚还拦住东方老赢的他,一听到这人是金华县令,竟然有这么大的仇恨。

燕赤霞剑指回弹,铁剑纷纷收回剑匣,这才问向东方老赢和宁采臣:“你们谁近日见过我?”

宁采臣骑马过来说道:“赤霞兄,我们昨日不是一起在永福寺借住吗?怎么才过了一夜就忘了?”

“那个燕赤霞是假的。”东方老赢将昨日先生大战假燕赤霞、进塔底降妖和白日县令抓人的事情说了一遍,众人这才知道昨夜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。

宁采臣听完有点难以置信,“那永福寺真有妖怪?”

这时燕赤霞突然下马,向东方老赢跪谢。

“谢二位除魔卫道,为我报了仇!”

东方老赢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为你报仇?”

燕赤霞这才解释道:“我小时候便是在永福寺长大,那时我的师兄们陆续死去,年幼的我在一天夜里遇见了十师兄,他带着我逃离了永福寺。后来才知道那夜我遇到的其实是十师兄的鬼魂。十师兄告诉我,掌门和大师兄、二师兄、三师兄都变成了妖怪,让我永远别再回来。”

“后来几经周折,我去了昆仑山学道法。这次下山来,就是为了报仇。没想到,原来金华县令竟然也与妖魔有勾结!”

宁采臣听完燕赤霞的讲述,这才知道,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。

而自己,才是最傻的那一个。

东方老赢抱拳说道:“赤霞兄既然也一心除魔卫道,不如和我一同去营救先生。”

“正有此意!”燕赤霞知道县衙内还有个书生可能是妖怪,也想要斩草除根。

这时乞丐姐弟也凑了过来,看着东方老赢问道:“你说的先生,是一得先生吗?”

“对,你们是谁?”东方老赢奇怪的看着乞丐姐弟。

“我们……”乞丐姐姐挠了挠头,“先生给过我们钱!”

……

雨碌客栈内。

红衣老板娘从萝卜头手里拿过黝黑木匣,轻轻打开,只见斋图的那颗心脏仍然在扑通扑通的一直跳着。

“你又欠我一条命。”

说着,红衣老板娘用左手一指,斋图的心脏凌空飞起,掉落在地上。

心脏辅以离开木匣,一道金光就从客栈外飞了过来,射入心脏内。

以心脏为中心,大量的水汽冒出,隐约能看见其中经络骨骼血肉飞速的生出。

水雾慢慢散去,头上长角,背上鼓起个小龟壳的斋图,光溜溜的趴在地上。

斋图张了张嘴,发现嘴里干的说不出话来,好不容易发出一个音节:“sui……”

红衣老板娘随口吩咐道:“萝卜头,打桶水过来给他喝。”

  1. 目录
  2. 设置
  3. 手机
  4. 阅读

目录

关闭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