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心悦小说网 > 聊斋说书人 > 第100章 初到邬镇

第100章 初到邬镇

书名:聊斋说书人 作者:没毛的橘子 类别:悬疑小说

路边一颗大树下。

斋图等人下了马在休息。

许河从地里摘了几片叶子递给众人,“来嚼一嚼,解解渴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斋图接过叶子,看着好像是菠菜。

许河解释道:“这个是山大黄,嚼起来酸酸的,可以解渴。”

斋图将叶子放进嘴里嚼了嚼,酸酸的味道令人口齿生津。

山间的凉风吹着众人额头上的汗珠,十分舒爽。

闲来无事,斋图看向一旁半伸着舌头乘凉的胡初九问道:“旺财,你以前一直想杀我为你的族人报仇,怎么现在又要跟着我?”

胡初九听到斋图问她,哧溜一下收回了舌头,嘴角还挂着一丝口水。

乞丐姐妹盯着胡初九,看到她的样子,一起捂嘴偷笑。

胡初九赶紧用衣袖擦了擦嘴巴。

“其实我当初想报仇,是为了提升自己在族里的地位……”

“提升地位?”斋图眼皮跳了跳,他还当狐族姊妹情深呢,结果不过是塑料姐妹情,“所以你没了修为就赖上我了?”

“先生,我们狐妖以实力为尊,以前我在族里排行第九,如今我没了修为,回去肯定是垫底的。端茶倒水倒是好的,就怕那几个公的拉我去暖床……”

“贵圈真乱……”

斋图听完,眼皮直跳,心底对错杀狐妖的愧疚瞬间减半。

不过小狐狸的修为尽失也是因为自己拿她引河神导致的,让她跟着自己混口饭吃也无妨。

然而……

斋图又看向乞丐姐弟,这两货他可是真没想到。

当初因为对镖师的愧疚,把从镖师那里赚来的钱施舍了十五两银子给这俩姐弟。

没想到最后转了一圈,自己又从乞丐姐弟这里借了十两。

“小妹妹,你们姐弟叫什么名字?”

为了躲避官府抓捕,他们走的急,一路上都没来得及聊天。

乞丐姐姐眨了眨大眼睛回答道:“我叫陈妙思,这是我弟弟陈合。”

斋图接着问道:“今年多大了?”

陈妙思说道:“我今年十一,我弟弟七岁。”

“你们老家哪里的?可还有家人?”

陈妙思摇了摇头。

“我只记得以前家里是住在苏州府的,后来有一天奶妈带着我们姐弟离开了家,没多久奶妈就病死了。我就带着弟弟一直乞讨过活……”

许河在斋图耳边低声说道:“看样子是个大户人家哩,怕是家里遭了难了。”

斋图看着瘦骨嶙峋的姐弟二人,弟弟陈合一直一言不发,感觉好像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了。

“你还记得是几岁被带出家的吗?”

“大概是六岁吧。”陈妙思不确定的说道。

六岁……

也就是说,她带着两岁的弟弟乞讨了五年。

“真是不容易啊……”斋图感叹道,也不知道这五年姐弟俩受了多少磨难。

许河则盯着斋图头上的龙角看了好久,“先生,我见您几次,好像每次看到的样子都不一样。怎么如今,又生出了一对龙角?”

陈妙思抢声说道:“先生可是天帝之子,有个龙角有什么奇怪的?”

“天帝之子?”许河顿时瞪大了眼睛。

“别听小孩子瞎说。”斋图笑了笑,“我这龙角说来话长咯,不过也没什么妨碍……”

斋图也没多做解释,许河也就不再多问。

……

稍作休息,几人便重新上了马。

胡初九抱着陈妙思,陈妙思抱着陈合,三人共乘一匹马。

好在胡初九和乞丐姐弟都很轻,问题不大。

而许河和斋图则一起骑一匹。

为什么斋图不自己骑马?因为他不会……

虽然被一个糙老爷们搂在怀里怪怪的,但是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斋图早已暗暗决定,一定要早点学会骑马。

骑了半晌,日渐西斜,许河指着前面说道:“先生,不远处就是邬镇了!”

斋图点了点头,然后对胡初九说道:“旺财,把你的耳朵和尾巴收好,别吓着别人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胡初九把头发挽了两个包,将狐狸耳朵藏在里面。

看着胡初九轻松的把耳朵藏了起来,斋图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角,顿时有些头疼。

就他这个板寸发型,用帽子都遮不住额头上的角,总不能学印度人把自己的头包成大蘑菇吧。

呃……也许真的可以……

斋图想到这,觉得还真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。

于是下马从包裹里拿出一件旧衣服,撕成布条一圈一圈的绕着头包了起来。

“怎么样?是不是看不出头上的角了?”

斋图包完,像众人展示了一番。

胡初九和乞丐姐弟看着斋图奇怪的造型,都捂着嘴偷笑。

许河则耿直的说道:“倒是看不见龙角了,不过现在先生看起来像个棒槌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会说话你就少说点。

五人继续骑马赶路,不一会儿就看到前面有个镇子。

白墙黛瓦,房屋错落,凌乱中又有着它自有的秩序。

眼看就要天黑,斋图等人决定先找户人家借住一晚。

正巧前方就有一个农家小院,于是五人下马,斋图走到门口敲了敲门。

“请问有人吗?”

里面有个老头儿回应道:“谁?”

“我们是过路客人,想在此地借住一宿,不知方便不方便?”

“你们快走吧,镇子里的人都疯了。”

这话说的斋图和许河面面相觑。

“不知老人家所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镇子里的人不知道都中了什么邪,白天不干活,一到晚上就开始不停的吃东西。自家的吃完了就去抢别人家的,有不少人被活活撑死了。眼瞅着粮食都快被吃完了,再这样下去就要吃人哩。”

斋图听完,奇怪的望着许河,“王六郎不是来当土地了吗,怎么还能出这事?”

许河也一脸懵,“这我也不知道啊,我是按您的吩咐让六郎给百姓们托梦的。”

斋图又对着门内说道:“老先生,我们是邬镇土地的朋友,来此就是来拜会好友的。若是有什么鬼怪作祟,我们顺手除掉就是。”

老头听完斋图的话,有些激动地说道:“我记得前阵子做过一个怪梦,有个人自称是土地,说有朋友将要来做客。难道说的就是你们?”

“不错,老人家。您开门给我们详细说说,这镇子里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老头儿颤巍巍的慢慢打开一条门缝,往外面看了看。

看到斋图等人面色如常,应该不是中邪的人,这才放心开了门。

  1. 目录
  2. 设置
  3. 手机
  4. 阅读

目录

关闭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