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心悦小说网 > 聊斋说书人 > 第105章 远县异事

第105章 远县异事

书名:聊斋说书人 作者:没毛的橘子 类别:悬疑小说

胡初九赶着马车,等到了夜里才堪堪赶到远县城外的村庄。

恰巧,马车前面有两个带着高帽的差役正押解着一个人,也朝着村庄内走去。

胡初九放慢了马车的速度,撩开门帘悄声对斋图说道:“先生,前面有鬼差!”

斋图听到有鬼差,好奇的探出头来往前面看去,果然看到有鬼差在押人。

“别管,装作看不见吧。”

“好的,先生。”

胡初九点了点头,驾着马车装作若无其事的从鬼差身边经过。

经过鬼差时,胡初九还是忍不住的往旁边瞥了一眼,只看到那个被押送的人似乎浑身是伤。

马车驶入村庄,斋图挑了一家看似大户的人家敲门借宿。

开门的仆人看到斋图等人风尘仆仆,于是让他们稍作等候,自己则关门去禀告家主。

斋图对胡初九说道:“看样子是个积善之家,连仆人都这么知书达理。”

不久,仆人再度开门,请他们道偏房歇息。

斋图道谢,然后跟着仆人进了屋。

仆人很有礼貌的将斋图引至客房,就要告退。

斋图连忙拦住:“我等多家叨扰,理当像家主道谢,若是方便的话还请引荐。”

没想到仆人却突然叹气道:“客人您就自己休息吧,实不相瞒,我家小主得了痴癫,老夫人寸步不离的照顾,恐怕不方便接见客人。”

“痴癫?”斋图皱眉,突然想到了路上遇到的鬼差。

痴癫,顾名思义就是呆傻,又有人称之为离魂症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不多叨扰了。”说着,斋图拿了点碎银子递给仆人,“小小谢礼,还望收下。”

仆人摆手不收,“这个我不能收,客人您早些歇息吧。”

说罢,仆人就快步离去了。

斋图看着仆人的背影,搓了搓手里的银子。

等仆人走后,斋图问胡初九:“旺财,你刚才看到鬼差押解的鬼魂了吗?”

胡初九道:“没太看清,好像是个年轻人,浑身都是伤。”

斋图点了点头,“你帮陈妙思和陈合洗漱一下,我出去走走。”

鬼差不会无缘无故抓人,斋图现在可不敢随意插手扰乱阴阳秩序的事情。

但是看到这家人心肠如此之好,斋图心里又有点不安。

等斋图出去,胡初九招呼着陈妙思和陈合来洗漱。

陈妙思和陈合还是那身乞丐装,一身都脏兮兮的。

自从跟着斋图从金华一路到邬镇也都一刻没能休息,不过二人常年乞讨也都习惯了。

胡初九将水放好,然后先帮陈妙思脱了衣物,抱进水桶里。

不管以前怎么也,陈妙思已经十一岁了,不能跟七岁的陈合在一块洗澡。

胡初九哼着小曲,帮陈妙思搓着身上的灰。

陈妙思起初还有些害羞,不过一会就放开了,鼓起勇气跟胡初九说起话来:“姐姐,你是叫旺财吗?为什么要跟狗狗的名字一样?”

本来心情不错的胡初九,脸部顿时僵硬,严肃的说道:“陈妙思,你记住,姐姐我叫胡初九。旺财只有先生能喊,明白吗?”

“哦……”陈妙思看着脸色发黑的胡初九,不敢多问。

不过,陈妙思明显感觉到,胡初九搓洗的力度变大了……

很快,陈妙思就在胡初九的暴力搓洗下变的白白嫩嫩的,如同一个瓷娃娃。

“没想到你个小黑炭洗完这么白。”

胡初九将陈妙思从水里抱出来,给她擦了擦身子,再看她那一套脏脏的乞丐服,显然是不能再穿了。

“你先到被窝躺着吧,你的衣服姐姐晚上给你洗洗,等到了县里求先生给你买一套吧。”

胡初九拿毛巾裹着陈妙思,就往床上抱。

陈妙思嘟囔着小声说道:“先生现在还欠我十两银子呢……”

……

斋图心中有些烦闷,自己一个人沿着院墙随便的走着。

这时,突然听到墙外有人争吵的声音。

一个尖细声音道:“你怎的如此冥顽不灵!就此回去还能好好过活几年,何苦来回受这般苦?”

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回道:“大冤未伸,寸心不死!我还会一路告下去的!”

另一个低沉的声音道:“咱们还是别管这刁滑家伙了,等他到了幽冥地府,被那大锯锯成两半的时候,才能想起我哥俩的好来。”

尖细声音道:“哎,你太执拗了,不知官场里的道道。你若依旧冥顽不灵,怕是不妙啊……”

年轻男子咬牙切齿道:“郡司、城隍贪赃枉法,那我就告到阎王那里去!我就不信这天下没有道理可讲!”

低沉声音骂到:“看把你能耐的,看样子还是没把你打疼!赶紧滚回家去吧!”

紧接着,就是一声脚踹。

正在听墙根的斋图,就看到一个浑身伤痕的鬼被踢进了墙内,从自己的眼前飘过,倒在地上。

斋图看着倒地的鬼,这鬼是个年轻男子,一身白衣似乎是在守丧,不过浑身上下都是伤痕,没有一处是好的。

年轻男子看到斋图盯着自己看,知道他能看见自己,可是这里又是自己的家,不禁问道:“你是谁?怎会在我家中?”

“我是借住在这里的客人。”斋图回答完又反问道:“你是这家的小主人?”

年轻男子从地上起身,理了理衣袖道:“不错,在下席方平。你既然能看见鬼魂,难道是个术士?”

斋图点了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听府上的仆人说,小主人得了痴癫,你为何魂魄在此不愿回去?”

年轻人叹了口气:“不是我不愿回去,我是怕我回去就出不来了。”

斋图好奇道:“哦?公子离魂而出,所谓何事?方才在墙内听到公子与鬼差争执,似乎是有什么冤屈?”

年轻人咬牙切齿道:“那城隍,郡司沆瀣一气,贪赃枉法。我定要告到阎王那里!”

说到这儿,年轻人又叹了口气:“可惜无人指引,我找不到前往幽冥地府的路。那城隍爷才敢放我回来。”

斋图听完挑了挑眉毛:“在下倒是可以指引你去幽冥地府,不过你要跟我说说你受到了什么冤屈?”

  1. 目录
  2. 设置
  3. 手机
  4. 阅读

目录

关闭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