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心悦小说网 > 聊斋说书人 > 第106章 告城隍

第106章 告城隍

书名:聊斋说书人 作者:没毛的橘子 类别:悬疑小说

席方平听到斋图的话,眼睛一亮,“此话当真。”

斋图点了点头,然后解开了裹在头上的布带,“你看我额头的角,就知我非常人,你且慢慢道来。”

席方平见到斋图头上的龙角,当即跪拜下来,“若是先生可以帮助学生,学生没齿难忘!”

斋图将席方平扶起,“不必多礼。”

席方平起身,缓缓道来。

原来,他的父亲席廉是监察御史,因为发现豫南巡抚秦世禄贪赃枉法的证据,遂向钦差禀报。

可没想到,那钦差的奏章竟然参了席廉一本。

陛下震怒,下旨缉拿席廉进京受审。

席方平不忍父亲一路受苦,决定与父亲一同进京。

可是席廉是钦犯,席方平只能远远吊着。

可是不出一日,就传来席廉暴毙的消息。

席方平大怒,骑马拦住了押解席廉的兵士,对总兵大骂道:“我父亲就算有罪,自有王法处置,哪由得你们处置?!”

没想到总兵竟然识得席方平,大声喊冤道:“你就是席大人家的公子吧,席大人为官清廉,我等十分敬佩,真的一点都没有怠慢大人啊!”

席方平双眼通红,大声质问道:“那我父亲为何突然暴毙!”

可没想到总兵也摇头:“席大人死的蹊跷啊。昨日夜晚,席大人突然大声惨叫,我们上前看去,只见他身上不断地红肿,仿佛是被人用大棍敲了一样。还没等我们解开枷锁,席大人已经奄奄一息了。席大人临终时说了一句话……”

席方平急忙追问:“说了什么?”

总兵犹豫了一下,吞吞吐吐道:“席大人好像是说……那姓秦的……买通了阴差拷打他……”

席廉是钦犯,就算是死了,也要押回去复命。

总兵破例让席方平见了席廉最后一眼。

席方平回家后,脑海里回荡着父亲的悲惨模样,对母亲说道:“我父亲一生为官清廉,刚正不阿。如今竟被小鬼欺凌,我要到阴间去,为父亲申冤!”

从此,席方平就不再说话,时而坐着,时而站着,就像痴傻了一般。

其实,席方平的魂魄早已离体。

席方平先是去了城隍庙,状告秦世禄贪赃枉法,贿赂阴差。

可是他不懂阴间的规矩,直接敲了城隍庙前的大鼓。

还没升堂,就有阴差过来架住他打了三十法棍。

等浑身是伤的席方平见到城隍时,没想到城隍连审理都没审理,直接断他无理取闹,给轰了出去。

席方平这才知道,城隍怕也是收了贿赂。

于是席方平忍着伤痛,日夜兼程赶到了会稽府城,向郡司状告秦世禄贿赂阴差,城隍差役受司枉法。

郡司接了状子,召席方平进殿。

听了席方平的冤情,郡司高高在上说到:“席廉乃是阳间皇帝下诏抓捕,与阴司无关,不是我们能管的事情,你应当到阳间去告御状。”

席方平在殿下跪着说道:“我父亲是被阴差活活打死的,怎么与阴司无关?我父乃是远县人士,远县城隍却连审都不审,难道不是收受了贿赂吗?!”

郡司怒拍惊堂木,呵斥道:“大胆!你毫无实据,乱自揣测,竟敢诬告城隍。来人,让他‘滚’出去!发回远县城隍审理!”

阴差听令,立马架着席方平出了大殿。

殿外有一排布满铁钉的滚筒,席方平被阴差架着往上一扔,锋利的铁钉立刻刺入席方平的身体。

滚筒滚动,将席方平再往前面的滚筒送去,一轮又一轮,刺得席方平无力喊叫。

受完刑,席方平又被送回远县城隍处,城隍又打了他二十法棍,才派阴差给送了回来。

“事情便是如此,城隍与郡司狼狈为奸,学生满腹冤屈无处申诉啊。不管有多艰难,我也要告到阎王那里去!”

席方平说完,斋图看着他满身的伤痕,十分敬佩。

虽然现在席方平是鬼魂,但是所受的痛楚可是一点都不少。

“你这个忙我帮了!”

席方平听到斋图的话,当即跪谢:“学生谢过先生,大恩大德没齿难忘!”

斋图摆了摆手道:“你先别谢我,我只是给你指条路。邬镇的土地神王六郎是我好友,你去找他,让他给你开门去幽冥地府。”

席方平拱手谢道:“谢先生指点!”

斋图又嘱咐道:“进了幽冥地府,大约要走七日才能到鬼判殿。你阳寿未尽,阴间也不能强行留你。你且记住,一路上不要和别的鬼说话,别喝孟婆汤,离三途河远一点。若是事不可为,还阳来远县找我。”

“学生谨记!”

斋图送别席方平,摇了摇头:“呵,神仙也食人间烟火啊。”

等斋图回去,就看到胡初九撸起袖子正在洗陈家姐弟的衣服。

“他们睡了?”

胡初九抬头看向斋图,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,“已经睡了。先生,他们的衣服太破了,到了远县给他们添几件新衣服吧?”

斋图点了点头,走到床边看了一眼陈家姐弟。

洗去了脸上的尘土,陈家姐弟露出了白皙的皮肤。

陈妙思面容姣好,虽然才十一岁,但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。

陈合只有七岁,但是眉目中有一股英气,看着十分精神。

“看样子以前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。”

这个时代,龙配龙,凤配凤,乌龟配王八可不是随便说说。

庄稼汉可娶不到美娇娘。

看着两个熟睡的小脑袋,斋图会心一笑。

这十五两银子的缘分,还真是奇妙啊。

……

另一方面,燕赤霞和东方老赢护送着沈香玉、乔仪清他们出了金华县地界,在一处村庄找到借住的地方。

深夜,燕赤霞带着东方老赢走到了一个小山坡。

两人各自找了个石块盘腿而坐。

燕赤霞闭眼念道:“目不乱视,神返于心,乃静之本。夫妄念莫大于喜怒,怒里回思,则不怒,喜中知抑,则不喜,种之皆然,久而自静。静而行闭息之道。闭息者,夫人之息,一息未际,而一息续之,今则一息即生,而抑后息,后息受抑,故续之缓缓也。久而息定,抑息千万不可动心,动心则逐于息,息未止而心已动矣。始而有意,终于无意,起初用意引气旋转,由中而达外,由小而至大,数至三十六通,乃至收回,由外而旋内,从大而至小,亦数至三十六通,复归太极而止,是为一周天也。”

东方老赢听完,闭目开始调息。

天星剑悄声飞出,悬于东方老赢的天灵盖上。

随着东方老赢的调息,天星剑亦随着他的气息运转。

过了三十六周天后,燕赤霞睁开眼睛,吃惊地看着盘腿而坐的东方老赢。

只见他周身天地灵气不断汇聚,经由天星剑灌注到东方老赢体内。

  1. 目录
  2. 设置
  3. 手机
  4. 阅读

目录

关闭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