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心悦小说网 > 聊斋说书人 > 第12章 命案

第12章 命案

书名:聊斋说书人 作者:没毛的橘子 类别:悬疑小说

老妇人心里知道,这次恐怕是遇到了不得了的存在。

要么是斋图在被扣除阳寿后,仍然不惧。要么他本身就是让城隍爷都忌惮到不敢招惹的存在。

老妇人不敢多言,只能默默退下,自行回去。

待老妇人离开,城隍爷立刻起身走下台去,虚扶起斋图。

“一得先生快快起身,您这样岂不是折煞了小神吗!”

城隍爷这一做派,把周围的差役都吓了一跳。

斋图被城隍扶起,若有所思:“这老倌看样子是没扣成自己的阳寿,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了。”

“大人您这才是折煞在下,斋某只是个普通人而已。”

别人把自己当大爷,自己可不能真的充大爷,还是先说明的好,万一以后有什么事,那也不是自己的问题。

城隍听到斋图说自己只是普通人,只当是斋图不想暴露身份,也就接了话茬。

“对对对,一得先生只是普通人。此间事了,不知先生可有其他吩咐?”

斋图见城隍是已经认定自己是大佬了,也就不多做辩解。反正也都是城隍爷自己猜的,斋图可没有多说一句误导的话。

不过斋图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:“那阳寿不扣了?”

“哎呦,先生说笑了。只是几只狐狸而已,先生此举自有深意。此番只是安抚一下狐妖,不让它们多生事端而已。”

斋图看着城隍爷谄媚的笑容,又抬头看了眼堂上那个书有“报应昭彰”的匾额。

斋图忽然想到了明代胡守安写的《任满谒城隍》诗,不由得感叹到。

“一官到此几经春,不愧苍天不负民。”

但凡能当上城隍的人,生前绝对都是品行无二,刚正不阿之人。

可是这官场啊,来的不管是人是神,总会改变心性。

城隍不知斋图这句诗是嘲讽,反而大为赞赏。

“先生真是高才,本官定会谨记,不愧苍天不负民。”

事已至此,斋图也不多留,直接向荣县城隍告辞,踏门而出。

在大堂内时,斋图看外面还是深更半夜,而当斋他迈出大堂时,却见天色已经大亮,外面游人如织。

斋图再回头看向城皇庙内,哪里还有什么城隍衙门,只有城隍爷的神像高耸在庙内。

“一得先生!”

东方老赢的声音从斋图背后响起,斋图的目光从神像移开,看到东方老赢正在庙前的广场上。

“先生你没事吧!”东方老赢快步走到斋图旁边,“我已在此寻先生多时,未听庙前有其他脚步声,先生怎的突然出现在此。”

斋图抬头看看太阳,发现已经升得老高了,“现在什么时辰?”

“已至巳时。”东方老赢回道。

斋图看了看手上的手表,发现时间还是半夜,不由的喃喃自语:“我在城隍府衙也就待了不到一个时辰,出来竟然已经九、十点钟了。”

“什么八九点钟?”东方老赢不解。

“无事。”

这时迎面走来两个去城隍庙的大婶,嘴里正在谈论着当地的八卦。

“我说刘大妈,你知不知道城东的牛医卞老汉,昨晚被人砍破脑壳死掉了。”

“就是那个胭脂的爹?怎滴好端端的被人砍死了?”

“哎哟,还不是他那漂亮女儿惹的祸。那骚丫头勾搭南巷的鄂秀才,结果昨日半夜那鄂秋隼翻墙而入被卞老汉撞见,就被鄂秀才一刀砍在了脑门上。等到家里人出来时,就见卞老汉脑壳外翻倒在地上,那鄂秀才早就跑了,还是早上县太爷亲自带人抓回去的。”

“是吗?唉,我看这卞老汉就是自作自受,女儿都到了盘发插笄还未婚配,就想找个大户人家,他也不想想人家哪里看的上他们家。”

斋图一听到八卦立刻来了精神,他这人最爱看故事和听故事。

“老赢,随我去县衙,我感觉这事儿肯定有蹊跷。”

说着,斋图就朝着县衙的方向走去。

东方老赢紧跟其后,“蹊跷?那两位妇人不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就是秀才翻墙偷情被撞见,导致卞老汉被杀。此中有何蹊跷?”

“市井妇人听到一点事情,就会自己总结出她们认为的真相,你怎么能信她们说的事情。而且听她们说是昨日半夜的事情,卞老汉家里人也似乎未撞见凶手,怎么就断定是鄂秀才杀人。再说那鄂秀才,堂堂一个读书人,也犯不着去跟一个兽医的女儿偷情吧。所以啊,这里面肯定有故事。”

东方老赢听着斋图的分析,顿时觉得颇有道理。

荣县不大,两人很快走到了县衙。

因为先前乱葬岗的事情,衙役们都认识了斋图,得知他要见县太爷,便直接领入县衙大门。

县太爷此刻正在后堂翻看公文,得知斋图来访,立刻起身相迎。

“一得先生,真是有失远迎啊。昨日与先生在城外分别,以为日后再见之日甚远,没想到这才隔了一天又见到先生。”

“大人客气了,鄙人这次来只是听说昨日县里出了命案,颇为好奇,所以来叨扰大人。”

斋图厚脸皮的说出了自己单纯的来意,可是县太爷却不这样想。

“一得先生是觉得事有蹊跷?”

县太爷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斋图,他觉得这个案子证据确凿,应该没有什么疑点。

“大人误会了,鄙人只是单纯好奇,不知真凶可有捉到?”

“真凶?”县太爷紧皱眉头,心道自己难道抓错人了?

不过回想一下案情,似乎真的十分简单,于是照实说道:“这真凶就是那个鄂秋隼啊,人证物证俱在,并无其他疑点。”

“证据确凿?”斋图心道自己难道猜错了,不过来都来了,还是听听这个案子吧,“大人可有时间跟鄙人细细说下,我这人最爱听故事。”

县太爷佩服斋图的手段,自然是无不应允,当即向斋图说了案情。

“这事儿发生在昨日半夜,当时卞氏听到他的夫君在院子里与他人传来吵闹声,便大声喊人,等她们母女二人持着蜡烛出来就发现卞老汉已经被砍刀在地。

后来卞氏在墙角发现了她女儿胭脂的绣花鞋,逼问下才知道胭脂与鄂秀才私下定了情,先前鄂秀才翻墙来时强行拿走了胭脂的鞋做定情信物,正是墙角遗落的那只鞋。

本官接到案情立即将那鄂秋隼缉拿归案,那秀才到了大堂就吓得哆哆嗦嗦,连话都说不清楚,一看就是作案之后心虚的表现。

稍微打了他十几大板,他就全招了。此案人证物证俱在,就等上报刑部,秋后问斩了。”

斋图一听打了十几大板,就想破口大骂,我特么先前给你说的虎官狼吏都特么白说了!

可惜现在封建社会,就喜欢严刑拷打,那读书的秀才肯定细皮嫩肉,意志稍微不坚定的肯定会被屈打成招。

“大人,我想见一下那个秀才,不知方不方便?”

斋图决定还是亲自见一见那个秀才,不说案情是否有冤屈,他也想看看这翻墙的秀才是个什么面相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推荐小说: 我的属性右手、 凯巴伯密码、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、 与爱定制爱情、 金田一之罪恶克星、 三年归过往、 李唐不良人、 次元的交错、 斗罗之雷霆之王、 阴阳寿衣店、 帝火丹王、 坏蛋是怎样成仙的、 江湖有人屠、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1. 目录
  2. 设置
  3. 手机
  4. 阅读

目录

关闭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