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心悦小说网 > 聊斋说书人 > 第27章 入剑中

第27章 入剑中

书名:聊斋说书人 作者:没毛的橘子 类别:悬疑小说

地府,鬼判殿。

阎王坐在大殿上,右手边有一高台,台高一丈,台上有镜,镜大十围,向东悬挂,上横七字,曰:“孽镜台前无好人。”

这孽镜正是先前阎王手持铜镜所化。

孽镜也,乃是天地灵气所洁而成,凡人魂魄到此,即可照耀其本身面目。丝毫不能隐藏。

实则这并非孽镜之利害。只因世人自少到老,一生罪孽重重。但人亦为灵性之物。所做之事,自己明白。

正所谓心知肚明。将自己一生的罪孽尽摄于心,心中有数。

手足行动。不离心之指使,人死魂到孽镜台,本因孽镜阴阳成,碰到魂魄二气,可将人之一生罪孽映出。

台上,身高九尺的鬼吏押着一个个鬼魂依次走上孽镜台照其一生罪孽。

其中一个书生模样的鬼魂,照过孽镜之后,看到自己所做那一桩桩恶事,顿时悲呼:“万两黄金带不来,一生惟有孽随身啊!”

台下一个黑脸判官看了书生鬼的罪孽说道:“一生竟然迫害这么多良家女子,带下去用刑,用铁矬慢慢将他下体磨掉,然后脱光衣服送到雪山地狱惩戒三年!”

任凭书生鬼听到刑罚后立刻哀嚎,但是阴律无私,鬼吏冷酷的拖着他前往下一殿受刑。

突然殿前五彩华光一闪,只见地藏王菩萨从虚空中踏步而来。

小鬼们见到地藏王菩萨立刻下跪行礼,阎王也起身迎接:“菩萨,捉拿鬼王的事情可是有了眉目?”

地藏王菩萨点头道:“不错,我正是来此告知于你。我已劝说斋图亲自去捉拿鬼王,来偿还自身的罪业。你且在此安心整顿地府,恢复往日秩序。”

阎王先是舒了口气,随后又紧皱眉头,“菩萨你就如此断定那斋图能顺利将鬼王全部擒住?”

“你且放心,我观他是有大气运的人。”

……

渔夫家客房中。

“阿嚏~”

此刻已经躺在床上的斋图,打了个喷嚏后擦了擦鼻子,翻身继续睡去。

一夜无话。

天色即将放亮,沈绛雪有些慌张的飘进斋图的房间,轻轻推了推斋图的肩膀,“先生,先生,醒一醒。”

斋图迷迷糊糊的醒来,看到跪坐在床旁边的沈绛雪,“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吗?”

深绛雪焦急地说道,“先生,马上就要天亮了。”

“马上天亮?那怎么了?”斋图有些奇怪。

沈绛雪眨了眨美眸指了指自己,“先生,我是鬼啊。”

斋图这才恍然大悟,“哦,你是说要找地方躲藏是吧。”

“嗯嗯。”沈绛雪点头道,“不知我躲在何处,方便跟随先生。”

斋图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坐在床上想了想,然后向屋外喊道:“老赢,你在外面吗?”

屋外一颗大树上,一袭白衣的东方老赢躺在树枝上闭目养神,听到斋图的声音立刻睁眼,几个起落便来到斋图房前。

“先生,有何吩咐?”

斋图看到东方老赢衣角挂着树叶,不由得摇头叹息:“你不会又睡树上吧,叫你跟我一起睡你不睡,何苦作贱自己。”

东方老赢抱剑行礼,“先生不必担忧,学生早已习惯,在树上睡的更自在。”

“唉,搞不懂你。”斋图叹完气,指了指沈绛雪,“我想让她藏到你的剑鞘之中,不知可不可以?”

“剑鞘?”东方老赢拿起佩剑,往外一拔,“这里面空间狭小,我的佩剑又极其锋利,怕会误伤了这位姑娘。”

斋图看着东方老赢严肃认真的模样,顿时想笑,“无妨无妨,鬼乃阴气聚集之物,而剑属金,是聚气的好物。让沈绛雪藏在剑鞘里非但伤不了她,反而能让她的魂魄更为凝实。”

“原来如此,学生受教。”

东方老赢将剑鞘举起对着沈绛雪,“姑娘你且放心藏在这里。”

沈绛雪点头,然后化作一缕青烟飘入剑鞘之中。

东方老赢见沈绛雪已经进入剑鞘,然后看向斋图,“先生,我直接将剑插回即可吗?”

斋图点点头,“不错,直接插进去就行。你的剑是伤不到鬼魂的。”

东方老赢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便把宝剑重新插回剑鞘,然后对着剑问道:“姑娘,可有伤到你?”

剑鞘中传来深绛雪的声音,“东方大哥,我在里面无事,你且安心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你们出去聊天吧。”斋图打了打哈欠,躺回床上,“对了,老赢你别再阳光下拔剑,会伤到她。”

“是,学生谨记。”

东方老赢见斋图已经躺下,于是轻声走出房间带上房门,重新回到树上闭目养神。

东方老赢将宝剑抱在怀中,沈绛雪在剑鞘内能清楚的听到东方老赢强而有力地心跳。

“东方大哥?”沈绛雪轻声问道。

东方老赢闭着眼睛回应道:“姑娘何事?”

“你跟随先生多久了?我记得先前并未见过你。”

“大约有十日了吧。”东方老赢随口答道。

“十日……”沈绛雪若有所思,“东方大哥您觉得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东方老赢缓缓睁开眼睛,脑海里闪过跟随先生所见的事情。

城西乱葬岗呼风唤雨,夜半过河借河神退狐妖,帮鄂秋隼翻案,死后七天复生,请河神退敌等等……

最终,东方老赢给出了自己对先生的印象:“先生有大能耐,敢作敢当,爱管闲事。”

“噗嗤……”沈绛雪听了东方老赢对先生的评价,不由得笑出了声,“你这人当真有趣,江湖上的侠客都像你这样闷闷的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……”沈绛雪沉默了一阵,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东方老赢重新闭目养神,语气仍然波澜不惊,“为何发笑?”

“人家就是想笑,犯法吗?”

“不犯。”

然后剑鞘里的沈绛雪笑的更加厉害了。

……

太阳慢慢升起,斋图也养足了精神,穿好衣服出门跟渔夫道了谢,“大哥,今日恐怕还要麻烦你把我们送回对岸。”

渔夫笑呵呵爽快的摆摆手,“那有什么,举手之劳罢了。”

然后渔夫看了看斋图和东方老赢,奇怪的挠挠头问道,“昨日那位姑娘呢?怎滴今日不见她。”

这时剑鞘里传来了沈绛雪的声音:“渔夫大哥,我在这里呢!”

渔夫听见声音从东方老赢旁边传来,却是没见到人,顿时惊奇:“难道姑娘会隐身不成?”

斋图则拍了拍渔夫的肩膀,“别找了,那姑娘是鬼,你白天看不到的。”

渔夫恍然大悟“哦,原来如此。先生的朋友果然都非常人。”

斋图则饶有兴趣的看向渔夫,“几天不见,大哥你胆识见长啊。”

渔夫则憨厚的笑了笑,“托先生的福,托先生的福。”

  1. 目录
  2. 设置
  3. 手机
  4. 阅读

目录

关闭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