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心悦小说网 > 聊斋说书人 > 第67章 神秘道士

第67章 神秘道士

书名:聊斋说书人 作者:没毛的橘子 类别:悬疑小说

柴房内,小胡子昏迷着被绑在木架上无法动弹。

而他面前,摆着从他身上搜出来的五个小玉瓶和一把黄纸符咒。

东方老赢拿着小皮鞭站在一旁,小狐狸对着小胡子龇牙咧嘴,斋图则搬个小椅子坐在正中。

斋图开启绿瞳扫视小胡子,发现他身上并无异样的气息,而他的心底的执念只不过是赚很多钱回去娶邻家的小寡妇。

“也不知道在哪里得到的巫术。”斋图收起绿瞳,看向东方老赢,“老赢,你把他搞醒。”

“好的,先生。”

东方老赢提起一桶水,哗啦一下浇到小胡子身上,小胡子一个激灵清醒过来。

斋图冷冷的说道:“说吧,你师从何人,为何用巫术害人?”

小胡子看到自身处境,急忙求饶:“饶命啊,我也是被人逼迫,不是存心想害人啊。”

“被人逼迫?”斋图眯着眼睛看着小胡子,大喝道,“你欲卖驴给我时,何人逼迫你了?给我打!”

东方老赢会意,小皮鞭立刻抽了上去,啪啪作响。

小胡子疼的嗷嗷叫,连声求饶。

斋图让东方老赢停下手来,“说,你这变人为畜的巫术从哪里得到的?”

“小的说,小的都说。”小胡子疼的龇牙咧嘴,连忙回答,“这些玉瓶和符咒都是一个年轻道人给我的,都是他教我的。”

“年轻道士?”斋图皱眉道,“什么时候,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就在两日前,当时我在南山上砍柴,那道士向我问路。我告诉他后,他说要感谢我,于是就给了我符咒和玉瓶。”

斋图听完,怒目而视的吼道:“所以你就拿来贩人?!”

小胡子不停的求饶:“大人饶命,都是那个道士逼我的,他,他给我下毒,让我拐人去卖,得了钱都要给他,要不然,要不然我小命不保。”

斋图狐疑的盯着小胡子,“你说的那个道士长什么样,又去了哪里?”

“那个道士皮肤很白,生的俊俏的很,十分年轻,他当时问我永福寺怎么走,多半是去那里了。”

“哦?”斋图挑眉,“你刚刚说得了钱要给他,那么他怎么又去了永福寺?”

小胡子连忙辩解道:“那,那道士说,等时日到了自会回来寻我。”

斋图皱眉思考:“年轻道士,两日前。之前荣县城隍遇到的仙人也是个年轻人,那十八个镖师我记得手下几人也都相当年轻,失踪的那位也是个年轻人。难道说……都是同一个人?”

随后斋图再问小胡子:“你说的永福寺在哪里?”

小胡子连忙答道:“就在金华城北,离这儿不远。”

“金华?”斋图听到这个词,第一个反应就是金华火腿,随后问向许河,“我们去远县会经过金华吗?”

许河回道:“这北山镇就属于金华县,我们正好穿过去,才能到到远县。”

斋图听完点点头,然后拿起玉瓶和符咒再问小胡子:“这个怎么用?”

小胡子如实回答:“只需将玉瓶中的粉末涂到人脸上,符咒自动会飞过去。”

斋图将玉瓶递给东方老赢,“给他试试。”

东方老赢接过玉瓶,然后从屋里拿起一根木柴,将玉瓶里的粉末倒了一点在棍子上,然后往小胡子脸上一抹。

斋图面前的符咒,嗖的一下飞出一张贴到小胡子身上。

只见小胡子浑身抽搐,绳索被挣脱开,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只大驴子。

斋图早早就拿着玉瓶和符咒退到一旁。

大驴子嗷嗷乱叫,朝着房门就撞了过去。

“糟了,这货想逃!”

斋图看到驴子的动作,就知道小胡子贼心不死,想仗着驴子的力气冲破房门逃跑。

可是这驴子还没冲到门口,东方老赢跳起一掌拍到驴子的脑门上。

只见这驴子晕晕乎乎的就倒地了。

斋图走到晕倒的驴子面前,踢了两脚:“靠,还被人所迫,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货。”

踢完,斋图将玉瓶和符咒收回怀里,然后走出房门。

小狐狸跟着斋图,经过驴子时,后腿朝驴脸上踢了两拨土。

走出房门,邱老爹正好带着家丁过来,胭脂也跟在后面。

邱老爹见斋图出来,立刻将胭脂领过来说道:“先生已经审完了?正好,这位胭脂姑娘说是您的旧识,非要来见您。”

“多谢先生救命之恩。”胭脂走到斋图面前弯腰致谢,又向东方老赢行了一礼,“多谢少侠相救,不知少侠可还记得我们曾在荣县见过。”

东方老赢礼貌的回应道:“记得。”

斋图看着胭脂一直看着东方老赢,似乎有话要说,心道:“这不会是要以身相许了吧?若是我现在不是老头儿模样,说不定……啧啧啧……”

“少侠……”只见胭脂有些扭捏,踌躇了一会说道,“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……”

在场的人顿时露出了然的神色,邱老爹更是微笑的捋起了胡子。

这时斋图突然想到了什么,立刻打断道:“等会!”

这一打断,让众人把目光聚焦到债图身上。

斋图看着胭脂说道:“我记得当初案子结束,县令不是给你和鄂秀才做媒了吗?怎么,你俩黄了?”

这事儿得先说明白,不能让东方老赢当接盘侠。

胭脂回应道:“原来先生也知道我的事。小女子正要说的就是此事,案子结束后,我和娘亲决定去投奔在金华的舅舅家,怎料半路遇到歹人,遭此横祸。小女子在此举目无亲,所以想请少侠帮忙给鄂郎还有我娘亲报个平安。”

“嗨,我当什么事呢。”斋图看向邱老爹说道,“邱老爹,这女子是我同乡,不知能不能帮忙送个信。”

“自然可以。”邱老爹许诺道,“姑娘,你且安心,先生的同乡就是我的同乡,你且安心住在这里,等案子结束,我就送你回去。”

胭脂当即激动地跪谢:“谢先生大恩,谢邱老爹大恩。”

斋图此刻觉得心情舒畅,救了人果然很开心。

邱老爹虚扶起胭脂,然后派人将她送回房间。

“对了,邱老爹。”斋图指了指柴房说道,“那犯人也变成了驴子,你派人把它拴起来,直接扭送县衙好了。到了县衙给他喝水,县太爷见到了必然会相信你的话。”

“如此也好。”邱老爹立刻派家丁去拴驴。

斋图见此间事了,立刻向邱老爹告别:“我们就不叨扰了,邱老爹,告辞。”

邱老爹有些诧异的看着斋图,“先生怎么走的如此匆忙,我已吩咐厨房略备薄酒,先生不如过一夜再走。”

斋图摆手拒绝:“不了,我们与友人已经约好了时日,不能太迟了。有缘我们再见。”

邱老爹叹息道:“既然先生有约,邱某也不多做挽留,来日有我能帮的上的地方,先生但说无妨。”

……

斋图等人重新上了马车,许河和东方老赢坐在车头。

“许河,时间够不够我们去一趟永福寺。”斋图问向许河。

许河答道:“那人说永福寺在金华城北,正好顺路,应当可以。”

斋图点头:“好,我们先去一趟永福寺,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个道人。”

“好嘞。”许河拿起缰绳,驾起马车,朝着金华前进。

  1. 目录
  2. 设置
  3. 手机
  4. 阅读

目录

关闭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